河北科技師范學院
退而不休的“文化人”
【發布日期: 2016-09-23】 【發布單位:離退休人員黨總支 】 【供稿人:于洪奎】
       \
        在河北科技師范學院有一批退而不休,依然為社會發展,為黨的教育事業孜孜奉獻的老同志。張國祥老師便是這個群體中一個較有影響的代表。他雖然年逾八旬,已離職21年,但在學院師生中幾乎沒有誰不知道他,大家還親切地給他老人家封了一個“雅號”——退而不休的“文化人”。這不僅因為他雖兩鬢飛霜仍不輟舌耕筆種,更因為他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演繹著共產黨人勇往直前的莊嚴承諾。這里記述的僅僅是他退休生活的第三個驛站,即2007年至2016年九年間宅居在家的若干片段。
不了的育人情
        育人是他在職41年的殷殷夙愿,退休了,宅居在家了,不能親臨一線撫育學子成長了,于是他選擇了積極參加學校開展的育人活動,把一己之力納入學校育人的滾滾洪流之中。
        學校每年都要組織豐富多彩的育人活動,諸如書法展覽、征文比賽、文藝演出。張國祥老師每次都揮毫潑墨,書寫傳承中華美德的格言警句和謳歌祖國成就的書法作品,在濃濃的墨香中,蘊含著豐富的育人因素。他積極參與每次的征文活動,先后撰寫了《黨與我校》《詩人毛澤東》《昆侖頌》等詩文作品,熱情謳歌了黨在中國革命、中國建設和改革開放中的豐功偉績。為了端正青年學子的入黨動機,展示黨的光輝形象,他特意創作了長詩《當我寫入黨申請書的時候》,并在集會上朗誦。這些詩文在師生中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屢獲征文一等獎。
        在各項育人活動中,他深感演唱革命歌曲,最能震撼學子的心靈,激發學子奮進的熱忱,于是不長于唱歌的他,參加了學校老干部合唱團,成為團里最老的歌手之一。在演出每首歌曲中,都由他撰寫朗誦詞并親為領誦。在他為每首歌曲撰寫的朗誦詞中,不僅藝術地揭示了歌曲的背景和內涵,而且還延展出歌曲的現實主義,使聽者感受到時代的脈動。2015年,在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演唱會上,老干部合唱團演唱了革命傳統歌曲《地道戰》,張老師為這首歌曲加寫了朗誦詞。詞云:“回眸70多年前,/民族多苦難,/日寇揚鐵蹄,/踐踏我好河山,/中華兒女同敵愾,/奮勇抗敵頑。//前方主戰場,/敵后游擊戰,/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戰戰顯神威,/打得鬼子丟盔卸甲,人仰馬翻。//俯首投了降,/今朝又翻案,強推安保法,/三拜祭戰犯,/軍國主義死灰又復燃;//正告日右翼,//歷史莫重演,/膽敢來挑戰,/13億英雄再揮拳,/打他個狼奔犬突、魂飛魄散。/不信你聽:(眾)地--道--戰”。張老師聲情并茂的朗誦后,臺上的老演員激情難耐,引吭高歌,臺下的學子們熱血沸騰,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這不正說明了老干部合唱團的育人魅力么!
        2014年學校開展“三風”(校風、學風、教風)教育,張老師深刻意識到這是育人的重要舉措,作為一名在校工作40多年的老教師,自當努力傳承學校多年積淀的精神財富。于是他經過認真研究,又提筆寫作了《校訓釋義》的長文,分篇解析了敏學、修身、樂業、創新的深刻內涵及其育成途徑。在《敏學•解》中,他強調學習一要勤勉,二要靈動,三要善思,四要多問,五要踐行,只有如此方能捕獲更多的知識,育成嫻熟的真能。在《樂業•解》中,他指出一要愛業,這是樂業的感情基礎;二要敬業,這是樂業的職業操守;三要精業,這是樂業的職業理想和職業追求。只有如此才能成就本行業的專家和巨匠。在修身和創新解中,也闡述了他獨到的見地。從而展示了校訓豐厚的內涵,為學子成才指明了途徑,在學子成長的道路上燃起了“一把火”。
 不盡的探索路
        張老師在職41年,一直耕耘在教學和教學管理的第一線,并在農業院校語文類課程改革和職業教育(含職技高師教育)研究中,取得了具有全國影響的成果。退休生活的前11年應聘民辦學校從事研究和管理,從而開啟了他又一個研究方向,并有了不俗的斬獲。2007年“告老還鄉”,又應學校之邀,參與了本科院校辦學水平評估、優質課評選、若干院系培養方案的審閱,從而續走了不盡的探索路。
        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在論及高等學校改革中《決定》指出:“創新高校人才培養機制,促進高校辦出特色爭創一流”。雖然寥寥一語,卻明確指引了高校的改革方向。張老師從歷史的回顧中深切感受到,多年來,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各類高校的同一專業,執行全國統一的教學計劃,使用全國通用的教材。不少地方高校,不顧自己的任務和條件,瞄準研究型高校的辦學模式,亦步亦趨,“照虎畫貓”,以致陳陳相因,千校一面,缺少特色。于是他提筆撰寫了《努力打造我校的鮮明特色,爭創一流》,他指出我校應具有職技(科技)高師和地方高校的雙重屬性,而在地方高校特色的建設中,應體現地方性、應用性、重能力、多適應的特點,并且頗有新意地提出了地方高校特色的培育途徑。
       2014年,為落實“創新高校人才培養機制”,教育部將高校劃分為研究型(或學術型)、應用型(或稱技術技能型)兩大部類。河北省教育廳又將我校確定為全省10所應用型高校試點單位之一。在這種形勢下,張老師又撰寫了《轉型四題》長文上報學校,提出“轉型先轉觀念”、“構建應用型課程體系”、“強化技術和實務性教學內容”、“架好知識轉化為能力的橋梁”等四個方面的建議,得到校領導的重視,并在校刊全文發表,對推進我校轉型改革發揮了一定作用。
       2015年,我校職教研究所承擔了《職技高師農科類培養方案創新研究》課題(教育部、財政部下達的課題之子課題),張老師應邀參與了研究,以農藝教育專業為例,確立了“為職業農民培育良師”的專業培育目標;實施“顯性課程,隱性課程相互依托”的兩大類課程體系;建立學生全程“三聯系”(聯系一所職業學校,聯系一家專業農戶,聯系一所新型農企)制度;建設以應用為導向的課程構架;體現技術教育、經營管理教育、師范素質教育相互滲透的教學內涵;探索“一箭多星”式的專業設置。并與主持人共同撰寫了三萬字的研究報告,初步實現了應用型大學建設由理論研究到實踐示例的跨越。
        但是,探索未有窮期,在轉型和特色建設上,還有不盡的路程。張老師堅定地表示:“有生之年,在學校黨委統一領導下繼續走下去,讓灰燼也發散一點星光和微熱”。
不休的勤務員
        張國祥老師常說:“職務有任期,工作有到站,但是‘為人民服務’是黨的宗旨,是共產黨人終身為之奮斗的目標,切不應隨著職務退休也讓‘為人民服務’的天職退休”。革命先輩‘一息尚存,奮斗不止’‘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正是這種共產黨人黨性和境界的體現。從這種認識出發,凡群眾、學生、朋友有求于他,而他又認為這是應辦的事,都慷慨相助,努力為之,樂為他人“做嫁衣裳”。
       近些年來,我校一些在職攻讀外阜高校的碩士研究生,撰寫學位論文,由于導師相距遙遠請教不便,往往請張老師就近相助。張老師有求必應鼎力相幫,把這額外麻煩看作培育后人的美事。一位研究生的論文在張老師悉心指導下,六易其稿終成佳作,不僅被評為優等順利通過答辯,而且還得以在學術期刊發表。
        近四五年間,張老師先后為同學、同事、朋友,審讀、修改六七部書稿,并為其中兩部為文作序。這些書稿大多三四十萬言,他常常戴著花鏡秉燈夜讀,凡能修改處順手修改,凡需商榷處作出旁批小注,凡需作整體調整和改動處,寫出長篇評語和建議。一位作者在出版“后記”中寫道:張國祥老師對書稿清樣進行了審閱修改,提出了見解獨到頗具參考價值的修改意見,??????深表謝意。
        2014年一位老友要修訂族史,但原文均為古文,且有的傳主篤信佛學,文字中雜有梵文和佛家經典,許多內容張老師也不得其解。于是他查閱了大量資料,最終不僅全文譯解,而且廣加注釋,較好地完成了“任務”。
2013年春節將至,張老師突然接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和他同為省人大代表的一位昌黎的農民朋友打來的電話,訴說他老年失怙、生活困頓的窘境。第二天張老師便去秦皇島市人大反映了這位老友的情況,得到了市人大代表聯絡處領導的重視。不久這位老友又打來電話,告知市人大領導驅車百里前去探望,送去了救濟金,并對他晚年生活作了安排。話筒里的唏噓之聲,傳來了老友的無限激動。
        對同學、同事、朋友熱情相幫,對素昧平生的求助者也慷慨相助。大約在2013年,一位畢業于內蒙古某農業學校現于北京工作的年輕人,幾經輾轉終于打聽到張老師的下落,急切索要老人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版的全國中等農校語文教材《農業應用寫作冊》。張老師也慨然將僅存的一本樣書快遞郵去,使這位學生深為感動。
諸如此類的事例不勝枚舉!
        張老師在他八十歲生日,寫了這樣一首抒懷詩:
 年逾八十兩鬢蒼,
舌耕筆種志猶昂,
老琴也奏圓夢曲,
樂把夕陽作朝陽。
 
         我們祝愿張國祥老師永遠像朝陽一樣青春勃發。(編輯:孫艷敏   審核:唐代清)
 
     
        附相關網址(點擊即可預覽):
       《秦皇島日報》(2016年9月21日): 無崗也好“為”